城市新闻网新闻 港澳区正文

言情小说《但愿从未爱过你》在线免费阅读

2018/4/30 21:43:22   来源:互联网

以下是小编节选理的部分章节,阅读全文请关注薇····(中意文学),回复小说名字或者数字164即可看全文了哦

第一章 悲惨的开始

“求你,不要打掉我的孩子!”沈心羽捂着嘴求饶,声音嘶哑。

季子时白皙纤长的手指捏着两颗白色药丸缓缓靠近:“我说过,你绝对不能怀上我的孩子,既然怀上了,就要做好打掉的准备。”

“求求你子时,求你让我留下孩子,我以后一定离你远远的,再不出现在你面前。”沈心羽爱他入骨,嫁给他是她毕生的心愿,她终于如愿,可谁知与她结婚却已经是她用尽了一辈子的好运,自从嫁给他,便是噩运的开始。

“现在才想起来离我远远的,当初你设计我们的床照让我爸看到,逼我娶你的时候,你害得程程进监狱的时候难道你都忘了吗?”他一手掐住她的下巴,另一只手将捏着的药丸直接塞进了她嘴里。

沈心羽咬紧牙关死死抵住,为了不把药丸吞下去拼命忍着不叫出声。

“沈心羽,你给我听好了,这个孩子不能留,程程就快出狱了,我答应了要娶她……”

娶她?沈心羽泪流满面:“你把我当什么?这个孩子我绝不打掉。”当年他一声不响娶了她,而现在说娶另一个人就娶另一个,甚至还要打掉她的孩子。

“哼,当什么你自己清楚,我要不是喝醉酒,你以为我会上你?”季子时被倔强的沈心羽气得疯狂,将她往墙上一推,勾住下巴便咬了上来。

他舌尖灵活的在她嘴里缠绕,动作粗暴的撬开牙关,她闻到了熟悉的酒味,顺着口津,药丸慢慢化掉,苦得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轻吟间吞入肚里,她反胃想吐,男人的嘴却死死堵住她的嘴,不让她吐出来。

与此同时,他的手指灵活的伸进她的裙下,趁着酒性勾住里面的软肉。

“唔……”女人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因为他手指的抽-动吟叫出声。

他像是不过瘾似的,手指在里面轻勾快搅将细缝撑大,另一只手粗鲁的将西装一脱,大力撕烂女子的睡裙,托起双臀分开她的腿,将她死死抵在墙上,身子一沉探进花径中,一次又一次的用力贯穿着她……

“唔……”墙上的结婚照相框磨得她果露的皮肤生疼,可比那更疼的是她的心。

完事后,他将她推倒在地,冷声哼道:“别忘了,明天是程程出狱的日子,收起你的可怜相,跟我去接她!”

沈心羽身体一僵如遭雷击。

初夏的天气,微风拂面,路北监狱门口,停着几辆豪车,清一色的黑漆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刺眼的亮光。

“出来了!”季子时拖着沈心羽往前走。

他很使劲,她的手腕被他的大掌拉得生疼,眉头不由一皱。

“做什么哭丧着脸,要不是程程说跟你是好姐妹,非要让你跟来,你以为我愿意带着你?”

沈心羽低头:“我没有!”

她没有卿程程这种阴险的姐妹。

可是她再否认,也无法否定卿程程是跟她从小一块长大的姐妹,她们从小在狭窄的弄堂里生活,一起上学,一起玩耍,一起考入省里的重点大学。

直到沈心羽读大学时爱上回母校发放奖学金的季子时。

那时候的季子时重点大学毕业三年,已经在国外进修了管理学,回国接任家族企业,任副总。

而沈心羽家穷,父亲身体一直不好,大学四年都是靠奖学金和各种兼职度过。

两人如此大的差距本不应该相遇,可阴差阳错的沈心羽在礼堂后台看到了昏倒在地的季子时,她是医学专业的,没费什么功夫救了他。

本想守着等他醒来,可刚好卿程程说学校领导让她上台发言,自告奋勇替她看护。

等她回来的时候,卿程程却已经将人送走了。

接下来的一切就都与沈心羽无关了,他们两人顺理成章的恋爱,甚至很快谈婚论嫁。

可到最后谁也没想嫁给季子时的却是沈心羽。

只是因为他们在酒店的床照曝光,季父雷霆大怒,责令季子时必须娶她。

基于很多考量,季子时娶了她,而她却在大婚前一晚遭遇绑架,涉嫌指使绑架的人就是卿程程。

面对警察卿程程哭着说她没有,还哭着问是她是不是嫉妒他们相爱故意陷害她。

沈心羽无从辩驳,卿程程被抓走了,她成功嫁入季家。

可这并不是开往幸福的列车,而是悲惨的开始。

第二章 那场夜雨

嫁进时家三年,沈心羽没有任何自由和权利,甚至连用一分钱都要经过季子时的同意。

他高兴时会甩卡给她随便刷,不高兴的时候,就将她囚禁在家里,边喝酒边絮絮叨叨的说他与卿程程有多相爱。

她不能拒绝听,否则他会发狂,借酒狠狠将她撂倒在地板,用尽一切手段进入她的身体,每一次都是一场压倒性的凌辱。

他一向都很小心,从来不会将种子留在里面。

可总有意外,比如这一次。

沈心羽无数次想过,等到卿程程出来,如果他们真心相爱,她就真的让步,带着他们的孩子离开。

“子时,你来了!”卿程程一出现在门口将沈心羽从记忆中唤醒。看得出来,她已经事先梳洗过了,换下了囚衣,穿着一身雪白的连衣裙。

不过终究是坐了三年牢,形容憔悴,双眼无神,她的所有目光只有在看到季子时才流露出神采。

“程程!”季子时哑着嗓音看她,一脸深情。

“子时,我好想你……”未语凝噎,卿程程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沈心羽眨眨眼睛,她看到季子时的身子僵硬了一下,才缓缓伸手搂住她。

她以为卿程程没有看到她,可她却在季子时回拥她时歪头朝她挑衅一笑,娇媚入骨。

她心头一紧,冷风吹过,此时的她站在这里就像一个丑陋可怜的笑话。

挑衅够了,卿程程嫌沈心羽碍眼,撒着娇让季子时将她扔回临山别墅,两人卿卿我我地去过二人世界。

沈心羽头天晚上才被季子时强制性喂了打胎药,身子虚又在监狱外吹了许久的冷风,一回去就不好了,又是发烧,又是小腹痛。

她环顾着临山别墅下的悬崖和离得很远的公路,这里没有车,也没有佣人,她只能强忍着痛给季子时打电话希望他能开车回来送她去医院。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

“子时,求你,求你,我的孩子……他快要掉了,我……”沈心羽虚弱的开口,她不想纠结他们现在正在做什么,只想保住孩子。

万万没想到电话那端传来的是卿程程娇媚柔弱的声音:“是心羽呀,不好意思,刚刚子时他……唉太操劳了累着了,怎么你的孩子还没有流掉?子时不是说不许你生他的孩子吗?你也知道,我回来了,子时他不会再看你一眼。”

“程程,求你让子时听电话,我……我快不行了!”沈心羽小腹抽痛着,像被千万根银针扎着一样痛。

“嘟嘟……”她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掐断了。

电话那头,季子时瞪着卿程程:“孩子已经流掉了,以后那些话不许再提。”只会成为他的耻辱。

卿程程柔媚一笑,纤手柔弱不堪的握住季子时的大手,状似不经意地在胸前的双峰上擦过。

季子时心头蓦地划过沈心羽那张脸,心里一阵厌烦,按下卿程程的手,坐到桌前处理工作。

而此时的沈心羽却满心满眼都是他们两人光着身子纠缠在一起的身影,季子时那样强壮的男人居然都会累坏,可见他们刚刚有多疯狂。

她的手指微微颤抖,竟连电话也拿不稳,她眼睁睁看着手机掉落,在地上轻弹着朝阳台下的悬崖落去。

沈心羽欲哭无泪。

这是她唯一求助的方式。

在这里,没有人,没有车,没有固定电话,就像一座荒岛。

她意识越来越薄弱,再留在这里就是等死,她能够感受得到肚子里的孩子还在,她吃了打胎药,可孩子却没有掉,也许这就是命。

她凭着一口气,从别墅里爬出,一路爬到公路上,心口痛到好像被搅拌机捣碎了一般。

乌云迅速集结,将天空密密麻麻的占领,风儿不堪重负,大雨倾盆落下。

硕大的雨滴打在沈心羽的身上,冰凉而刺骨,可再痛也痛不过季子时见死不救的痛。

她好恨……

眼眸流转间,她看到昏暗的路上亮起白光,那是季子时迈巴赫车上新装的氙气大灯,一闪而过的还有卿程程那张画得精致的脸。

她惊呼一声,用尽身上的力气站起来,追着车子跑了几步,被枝头雨水砸中,一阵阵急刹车的声音响起,她失去最后一丝意识。

第三章 抢了不属于你的人

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沈心羽被痛醒。

“啊,疼……”她倏地收回手,吓得护士手上的针都掉了。

“心羽,你醒了!”卿程程一把按住她的手。

季子时回过头来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哼,想死可不是那种死法!”这个女人可真够狠的,下着大雨,居然从别墅里一路爬到了公路上,要是淋一夜的雨,又流着血,他不敢想象她会不会死。

心里蓦地被揪紧,胸腔里的怒意却越发的膨胀。

“子时……谢谢你救了我!”沈心羽看清楚站在她面前的季子时,虽然还有卿程程在,可她也满足了。

“你想死,我怎么会救你,救你的人另有其人!”季子时冷冷的否认。

“是啊心羽,你说你怎么这么想不开了,孩子没有了,以后会怀上的,你怎么能那样就出去了,你要是……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大家怎么看季氏集团,怎么看子时?”

卿程程一句话,听着好像是在为沈心羽着想,担心她出事,其实字字句句都在指责她不懂事,故意给季子时找麻烦。

“哼,别管她,在医院反正死不了!”季子时说完,握住卿程程的手准备离开。

“啊……”沈心羽心口一痛,紧紧咬住唇却没能忍住。

季子时回头:“我警告你,别再想用自杀的方式达到你的目的,你的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值钱。”

他也不会因为怜惜她的性命就爱上她。

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

“你们……你们什么意思,子时,心羽可是你的妻子,你却跟这个女人,她不是个好人,当初就是她要害我女儿……”外面响起文莲的声音,再接着,便是一阵阵尖叫声传来。

怎么了?沈心羽心口一凉,挣扎着往外面去。

她听到了有身体滚动和厚重的入地的声音,她心底涌起阵阵不安,身形踉跄,一眼看到卿程程捂着唇,指着楼梯惊吓:

“不,子时,她是心羽的妈妈,你怎么能推她了?”她眼带惊恐的看着季子时,眉眼里全是害怕。

沈心羽强压住心底的慌乱,扶着楼梯一看,躺在血泊里的那人正是她的妈妈:“妈……妈。”

“不是我推的,是她自己冲上来推我,没推动,脚下没站稳摔的。”季子时也惊住了,他只想跟沈心羽离婚,并没有打算伤害她们。

“季子时,你狠,你想让我死我明白,可是我妈她是无辜的!”沈心羽泪眼滂沱,死死抱住浑身是血的文莲。

季子时怎么样对她,她都无所谓,她知道她的确欠了他的,为了嫁他,拆散了他与卿程程,可是……

“快,医生来了!”季子时看她瘫坐在地,身形瘦弱,脸颊削瘦,曾经她也是一个姿容精致,五官娇俏的女子,可如今,这场婚姻不仅折磨了他,也在折磨着她。

幸好就在医院,医生很快接手,在急救室里忙碌了整整两个小时,门上的急救灯才灭了,诊断结果是在楼梯上失足造成了严重的脑震荡,现在陷入了深沉的昏迷中,能不能醒来都是问题。

“不,妈,妈妈,我……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对于这桩门不当户不对的婚事,文莲一直是不赞成的,可这是他那死去的老爸和季父定下的,而且又曝出了床照,她不得不看着她嫁进季家。

卿程程眼底精光一闪,突然凑上前去劝阻她:“心羽,对不起,我想子时也不是故意的!”

沈心羽眼泪流出,嘶声道:“滚,你们滚!”这对狗男女,害她在前,现在连她唯一的亲人也要害死。

卿程程趁着季子时没看到,冷冷笑着:“哼,这是你应得的报应,谁让你抢了不该属于你的人,谁让你该死却又迟迟不死,现在可算是报应在你妈身上了。”

“你……你……”沈心羽气到心房剧烈起伏,猛地站起来,手一挥,一巴掌打在卿程程的脸上。

  未完待续,喜欢的朋友关注薇····(中意文学),回复小说名字或者数字164即可看全文了哦

责任编辑:中意

相关阅读

城市新闻网 Copylift © 2017 35urban.com All Right Reserved.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