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新闻网新闻 港澳区正文

优质言情小说《情起而深》在线免费阅读

2018/5/3 12:49:43   来源:互联网

 未完待续,喜欢这本书的朋友添加微信公众号{中意文学},回复182阅读全文。


1章 愿得一人心

江南桐城,督军府。

腊月初六,洞房花烛夜。

男人扯掉沈静婉身上最后一件遮挡物……还是处子的她,被他一只大手撩拨得娇躯滚烫,娇喘连连……原本羞涩而泛红的肌肤,更似一朵朵桃花绽放开来。

她忍不住,翛然抱住他健硕的腰身。

“这么快就受不了?你可真骚。传闻中知书达礼沈家小姐可是玉女,我看是欲女才对!”

“你……你什么意思?”

沈静婉抱着他腰的手忽然愣住了。他的话如同冰刃,将她刺醒。

“什么意思?干死你的意思!”孟玄石嘴角扬起,一阵冷笑,“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沈家玉女小姐,是多么的骚浪贱!我要沈国海生不如死!”

沈静婉听完脸色惨白。这不是她心心念念的人!督军府四少,江南九省最尊贵、英俊的男人,而是一个恶魔。

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湿了她的心。

说好的八年之后娶她,还以为他是来兑现承诺的……

她恐慌的想用手将他推开,却不想他将她紧紧扣住,一个大力一挺,直接进入了沈静婉,让她痛的眼前一黑。

“爽吗?”孟玄石冷笑,还不等她回答,力道再次加大,动作更加凶狠残暴,恨不得要将她弄死在他的身下。

“啊……你放开我……”她痛的终于忍不住了,不禁低咽一声。

却不想身上的孟玄石更加疯狂了,将她的身子扭转过去,从后入,再一次疯狂的索要她。

“不……孟玄石……你……你不能……这样子……我不……不嫁你了……”沈静婉忍着不适,崩溃绝望的喊道。

“做梦!要想离开我,除非你死!”

他一只手落在了她的胸前,大力的揉搓,将她细嫩的肌肤揉红,渐渐的一块块变成了紫色;另一只手却用力揪着她的头发。

“你叫啊,你倒是叫啊!欲女浪妇,你可真香艳。我都恨不得死在你身上。”

“……”

她痛得眼冒金星,仿佛头皮都要被掀掉了!

却看见镜子里果真如荡妇一般的自己……巨大的耻辱冲向头顶,她发出一声崩溃的嘶喊!

“啊……”

“沈静婉!”他咬牙切齿,墨眸嗜血,“这一切要怪就怪你的父亲沈国海!要不是他,我的父帅怎么会死?”

沈静婉一震。

“你……你胡说!当年的调查结果,老督军的死与我父亲无关!”

“哼!沈国海背后的人神通广大,要害死我父帅,当然不会留下线索!但我已找到证据,凶手就是沈国海!”

她无声泣泪,声音颤抖,“不……你一定是被人蒙骗了……我父亲不会的,你们……你们一定是误会……”

“呵,蒙骗?我才是被你们蒙骗了十年!我要一层一层扒了你的皮,撕开你的肉,叫江南九省的人都看清你们父女的歹毒心肠!叫沈国海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2章 她是四少最爱的女人

沈静婉苦笑:半个月前,当孟玄石突然上门提亲时,她又惊又喜,还以为孟玄石是来履行当年的诺言……

原来这才是真相!

她惨白的唇瓣死死咬出了血痕。

他错了!想要一头撞死的不是沈国海,而是她!

“沈静婉!从今天起,本少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他一字一句,阴森瘆人。

说完从她身体里离开,披上大衣摔门而去。

……

一夜未眠的沈静婉,冷静下来。

她想,这一定是误会,她不甘心她苦等八年的人变成了这般,她不相信他忘记了她,忘记了当初他的承诺。

一大早她梳洗过后,就去孟玄石的书房。丫鬟巧梅说,昨晚孟玄石睡在书房。

她要跟他解释,父亲沈国海善良仁慈,绝不会是杀害他父亲的凶手,他所谓找到的证据,一定有什么误会!

她要亲口告诉他,她爱慕他这么多年,如今嫁给他,愿意和他携手面对一切!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她忐忑的来到书房门口,想敲门进去,却隐约看到一个身影走到门口来。

房门就在那一刻被打开,她看清楚了开门的人,仿佛被兜头泼了一盆冰水,血液骤然凝固。

“沈静芸!你怎么在这里?”

她不敢置信看着眼前和她长得不像,却也是个美人胚子的沈静芸。

沈国海的养女,她的大姐。

“沈静婉!你又怎么在这里?”沈静芸一副睡美人模样,旗袍领口被撕裂到腰部,露出雪白的肌肤和深红色的吻痕。

沈静婉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忽然涌起不好的预感。

“我是四少的妻子!”她强作镇定。

沈静芸嫣然一笑,却叫沈静婉背脊阵阵发寒。

“我是四少最爱的女人!昨晚,四少睡在我的床上!”

“……”

果然!

沈静婉仿佛被雷劈了一般,脸色雪白,“不可能!四少不会这么对我……”

“沈静婉!四少不爱你,他恨你!娶你是为了折磨你!他爱的女人是我!他说过你死后他就跟我结婚!我才是孟府的四少奶奶!未来的督军夫人!”

“不可能……”

“啪”失魂落魄的她,冷不丁挨了沈静芸一耳光。

“够了!要不是沈氏把你生下来,我就是沈家唯一的女儿!沈静婉!你就是个多余的贱人!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沈静婉想起邻居留洋归来,学过心理学的佟哥哥的话,“沈静芸!你太过自卑,所以才变得太过自负!爹娘一直把你当亲生女儿,是你……”

却被恶狠狠打断,“闭嘴!姓沈的是你爹娘,与我无关!”

下一刻,沈静芸突然往后退,娇躯一歪摔倒在地上。

随即梨花带雨,语气凄厉柔弱道,“小妹!因为你,从小我每天被爹娘毒打!如今爹娘担心我跟你争夺沈家家产,逼着我登报和沈家断绝关系……但你们毕竟是我的亲人,我不恨你们!”

“可你逼我离开四少,我不从,你就打我!小妹,我所有的一切都可让给你,唯独四少,是我深爱的男人!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我愿意为了四少去死!所以,你打死我吧!我死也不愿意离开四少……”

声声泣血,感人至深。

沈静婉正一头雾水,瞠目结舌,忽然一道高大身影已冲过去,抱起沈静芸,疼惜拥入怀中。

“静芸!谁敢动你一根头发?!”

上一章

3章 再打就要死人了

一身戎装的孟玄石,逆光中轮廓深邃的脸庞,俊美得叫人窒息!

可他阴沉而极怒的语气,却叫沈静婉如坠冰窖。

“四少!不是这样的……”沈静婉急忙解释。

“闭嘴!”

孟玄石阴戾瞪她一眼。回到沈静芸脸上,刹那又恢复温柔深情。

“静芸!原来你从小吃了这么多苦……”浓眉紧蹙,就连沈静婉也感受到,他的心脏因为剧烈抽痛而狂跳着。

他爱怜地吻了吻她的眉眼,“放心,从今以后,没有人敢再欺负你,沈家父女,由我来替你收拾!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本少宁肯辜负天下,也绝不会负你!”

“四少……”

两人无视沈静婉一番拥吻缠绵后,他转头,憎恨、嫌恶的目光才投向已冻僵如雕塑一般的沈静婉。

“来人!把贱人拉出去!给我狠狠的打!”

沈静婉脸色骤然惨白。

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瞬间又破碎一地!

努力透过血水和汗水,她模糊的视线看到沈静芸坐在孟玄石大腿上,两人正缠绵激吻。

“……”

沈静婉心脏仿佛被利刃划过。

刚才棍棒交加打在她身上,都不及这一刻,撕心裂肺的痛。

“四少,督军有重要的事请四少过去商议!”门外秋副官的声音响起。

孟玄石恋恋不舍松开沈静芸,又冷冷瞪沈静婉一眼,才大步离去。

沈静芸勾起红唇,拨了拨刚才被他蹂躏弄乱的发丝……翛然一道阴狠的眸光射出,落在血痕累累的沈静婉身上。

“还愣着干嘛?给我继续打!”

士兵都不忍心了,“沈小姐!再打……就要打死人了!”

沈静婉瞪着沈静芸,艰难发声,“为什么……你不是爹娘的亲生女儿,可爹娘担心你受委屈,把最好的都给你……我从没想过和你争,可我哪怕是看一眼,你就要打我……你还动不动就给爹娘脸色看,辱骂他们……爹娘依然没有和你计较,可你竟然……咳咳……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沈静芸踩着高跟鞋,扭着腰走到她面前,蹲下来,在她耳边冷笑着压声道。

“为什么?贱人!因为这就是你的命!我是天生好命,而你,就是烂命一条!”

说完,她霍地站起身,咬牙切齿,对士兵道,“你们没听见四少说要替我收拾沈家父女么?少废话!给我往死里打!”

棍棒又劈头盖脸打下来。

但沈静婉已经感觉不到痛了!沈静芸说“昨晚四少睡在我的床上”,她满脑子浮现的都是孟玄石和沈静芸在这张梨花木大床上,翻云覆雨欢好的情景!

心痛顺着血液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要死了吗?否则为何看到孟玄石去而复返,挺拔的身躯,英俊的脸庞,深情的眸光,踩着军靴一步步走向她……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她出现幻觉了吧?

“秋副官!你怎么回来了?”沈静芸脸色一变。但很快恢复如常。

“四少忘了拿帽子,我回来替他拿!”秋副官说。

沈静芸正心里疑惑,军人都是帽不离身,尤其孟玄石是江南九省宁军统帅,治军以严厉、严谨著称,怎么自己却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秋副官出门时,有意无意扫一眼奄奄一息的沈静婉,“四少有令,从明天早上起,四少奶奶每日辰时到院子受刑,给沈小姐出气!”

说完秋副官就走了。

沈静芸脸色终于垮下来,不过很快又由阴转晴,得意起来。

“贱人!你听见了吧?连我这个当姐姐的都不忍心,想给你一个痛快,可四少非要每天毒打你一顿,慢慢的,把你折磨致死,替我出一口恶气!啧啧!四少到底有多恨你?真是太狠了!”

她语气越悲悯、同情,沈静婉心里越痛不欲生!

转瞬沈静芸又甜如蜜,“不过四少这么宠爱我,这么贴心,我太感动了……”

“呕”,沈静婉一口鲜血喷出来,终于眼前一黑,“咚”一声倒在地上。

4章 那年元宵节四少忘了吗?

迷迷糊糊中。

“太可怜了……没人送四少奶奶回去……她会冻死在院子里的……趁没人看见,我送她回去吧!”

一阵自言自语后,沈静婉感觉到被人扶起来,回到自己房间。

忽然眼前一道黑影出现,扶她的人翛然放开她,“扑通”一声跪下去。

“求四少饶命……”

“拉出去!”

孟玄石森冷的声音响起,沈静婉一个激灵醒来了。

却来不及看清楚,就被拎着衣领拽起来,双脚离地!她骇然瞪大眼睛,就撞上他比之前都铁青、阴骛的脸上,嗜血的双眸。

“沈静婉!你还真的是欲女浪妇!都被打成这样,还有力气勾引男人!”

这一次不但被他侮辱,还被他诬陷,沈静婉忍不住泪眼迷蒙,心如刀绞。

“四少……不是这样的……”

他却冷笑打断她,“呵!既然不是你勾引他?那就是他勾引你!来人!把这个混蛋给我毙了!”

“……”

沈静婉全身一阵剧烈颤抖……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是我……是我勾引他的!求求你不要杀他……”

说完,她悲怆的闭上眼睛……

“贱人!你终于承认你是欲女浪妇了!”

仿佛等的就是这句话,孟玄石咬牙切齿道。忽然拽着她进房间,用力扔在床上,她睁开眼睛惊恐的挣扎着要爬起来,却被他粗暴抬起两条伤痕累累的长腿,腰身一挺,用力贯穿了她。

……

一连几天,除了每天早上准时被毒打一顿,孟玄石总是变着法子折磨她。

书房。

跪在地上,看着大床上孟玄石把沈静芸压在身下……

被他一步步逼入绝望境地的她,终于开始挣扎、反抗。“请四少放过静婉……让静婉离开……成全四少和心爱的女人……有情人终成眷属……”

她强忍着每一个字带给自己撕心裂肺的痛。

“放心!”

孟玄石薄唇勾起一个弧度,“你死的那天,本少就会把静芸风风光光娶进门!”

她眼前一黑,指尖冰凉。

原来沈静芸说得没错,他要的是她的命!

更可怕的是,她死之前,还要经历一段生不如死的日子!

他太残忍了!

虽然沈静芸看到沈静婉心碎的模样就心花怒放,但是被孟玄石压在身下,想到他要做“现场直播”,刺激和羞辱沈静婉,仍然忍不住粉颊微红。

“四少……人家难为情……”

娇滴滴的声音,叫孟玄石身躯紧绷,墨眸中燃烧的火焰要吞噬了他。

粗重喘息着,“静芸,本少保证,比昨晚更刺激,更疯狂……”

“四少……”

沈静芸娇嗔道,却主动抱住他健硕的腰身……

“不……”

沈静婉捂着脸,内心已经彻底崩溃了!

“我去死……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吗?我去死……求求你不要再这样对我……”

被他逼疯的她猛地向桌子冲撞去!

“沈静婉!没有本少的允许,你敢死,本少就叫沈国海全家为你陪葬!”

“……”

沈静婉急忙止步!可是惯性还是让她的额头撞上桌子,雕刻着繁复花饰的红色梨花木,鲜血顺着棱角流淌不止。

心口仿佛也被剜了一个洞,鲜血汩汩涌出来。

孟玄石挑起沈静芸的长腿,在她娇喘中蓄势待发的一刻,耳边传来一道微弱的声音。

那么轻,好像风一吹就会烟消云散。

然而他却听见了。

“四少……八年前的元宵节……未央湖边……你忘了吗?”

伏在沈静芸身上的高大身躯一震。

孟玄石翛然转过头,墨眸深邃、幽暗,死死瞪着她。

半晌,他才沙哑道,“本少当然记得!”

沈静婉已如死灰的心,瞬间又点燃了!一簇微弱的希望火焰!

却听见沈静芸冷笑道,“小妹!八年前的元宵节,在未央湖边,我救了四少一命!我告诉过你这件事,没想到你竟打算拿这件事欺骗四少,你也太无耻了吧?”

果然,孟玄石瞪着沈静婉的眸光越发阴戾、凶狠……

残忍!

“沈静婉!你们父女的卑鄙无耻,真是一次又一次挑战本少的底线!”

“可恶!从明天起,给本少打到下不了床为止!”

“……”

孟玄石恨恨地进入沈静芸,后者发出痛楚而愉悦的尖叫声!

沈静婉终于晕了过去。

 未完待续,喜欢这本书的朋友添加微信公众号{中意文学},回复182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中意

相关阅读

城市新闻网 Copylift © 2017 35urban.com All Right Reserved.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